聪明机智十八八

hail stucky!!!
羽毛!傻毛毛快到莫雨哥哥怀里来(¯﹃¯)
盗笔原著党,铁三角万岁(๑•ㅂ•)و✧
瓶邪only 小三爷(¯﹃¯)
全职原著党,大眼伞哥方点心(¯﹃¯)
正副队大法好(๑•̀ㅂ•́)و✧
主:伞修/韩张/双花/林方

 

我曾有过一个朋友

Laceration:

我曾有过一个朋友。
我们从初中到高中都是同学,高考结束之后,他对我出了柜。
当时的我并不是很吃惊。一方面是我对耽美文化的接受程度很高,另一方面是他的性向解释了很多事情……比如他对女生的态度。说来有些可笑,早熟的他成功掩饰了对心仪男孩的迷恋,却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在女孩面前有种近乎冷漠的泰然自若。
说出秘密之后,他仿佛松懈了下来,我们各自去读大学,友谊照常运转,只是多了一些交流。那时他很喜欢看校园耽美小说,我给他推荐了很多他也不满足,大概是为了弥补自己青春的遗憾吧。
只是随着时间推移,我们的联系越来越少,慢慢发展成除去逢年过节问候,只有找对方帮忙才会联系的程度。但这也是理所当然的,即使一年也只见一次面,我们的相处模式仍然不变。
直到去年的某一天,他在聊天软件上找到我,粗略地寒暄之后,向我提出一个请求:
他想要和我形婚。


我的第一反应是,这是个玩笑。
所以我发了几个表情揍他,然后告诉他我是直的。
可他不是在开玩笑。
他告诉我,虽然他的父母都知道他的性向,甚至见过他的男友,但外公外婆年纪太大,无法接受……这样那样,无比牵强的理由。
我当时的感受是……没有感受。
一种隔岸观火的全然冷漠驱使着我和他交谈,无视了他的请求,我直接问他,结婚是摆酒还是领证?工作的事情怎么办?男友怎么想?婚前财产要怎么处理?婚后是否一同生活?
他很多问题都无法回答,只是不断向我倾诉痛苦,并不断向我寻求帮助。
我一面从他的回答中寻找着漏洞,一面慢慢地体味到了被朋友背叛的悲哀,那是一种并不激烈的,寒冷的情绪。
我一面对他现在的情况做着判断,一面禁不住回忆起了我们的过去。认识了十年,从灰头土脸的青春期到仍然狼狈的现在,我回忆起我们一同走向教室,回忆起我们一同在学校后山喂野鸭,回忆起老师以为我们早恋而含沙射影的谈话,回忆起他出柜时强行掩饰着惊慌的表情,回忆起他大学放纵自己的时候我为他报名了防艾讲座,回忆起他终于鼓起勇气向自己十六岁喜欢的男生告白……虽然失败,也被那温柔的男生安慰,我回忆起一切结束之后他在电话里带着哭腔的声音。
我们互相陪伴了十年,我大概是他第一个如此信任的朋友。
然而他还是想把我拖进同妻的深渊之中。


同妻这个词,相信大家并不陌生。
到微博,知乎,甚至百度进行搜索,你会发现很多很多触目惊心的新闻和研究。但我并不是旨在抨击骗婚,也不是想探讨中国同志群体的生存状况。我只是想……直到现在,我仍然想要帮助他。
可我帮不了他。
我体会到了他的痛苦和恐惧。不管网络上腐文化如何盛行,不管又有多少国家通过了同性结婚法案,我们身边大多数的人,还远远不能接受自己的孩子,自己的同事,甚至一个陌生的明星,陌生的政客,是同志。
失望,愤怒,断绝关系,甚至送去电疗,这种错误的对待方式还大范围存在。我的朋友,他所谓的被父母接受,是真的吗?又或者,形婚甚至骗婚……是他父母的授意?
我完全能理解他的痛苦和无奈,但我还是非常明确地拒绝了他。


考虑到他一时无法扭转的道德观念,比起晓之以情,我尝试着动之以理,我告诉了他一些形婚却产生感情,最终拆散两对同性情侣的案例,还有更过分的,形婚中“妻子”用“丈夫”的“出轨”证据来打离婚官司,抢夺财产……我暗示他,如果有利可图,一个不爱你的女人怎么对待你都是有可能的。
他果然退缩了。
他一边退缩,一边受伤地问我——你也会背叛我吗?你明明是我的朋友啊。
看到那句话,我突然明白,他已经再也不是我的朋友了。
我无论如何也原谅不了他,尝试着,把自己都不想要的命运,塞到我的手上。
时至今日,我仍然感受到他的痛苦,我仍然同情,怜惜他。
但我再也不会信任他了。
就在那一刻,我彻底地失去了他。


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的关系就结束了。我把他放到了……熟人,同学,总之仍然是可以联系的位置。我仍然会帮他的忙,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。
然后我也会因为他陷入痛苦的思考……如果他真的走上了骗婚的道路,如果我收到了一张请柬,或者听到了什么消息,我是否该为他的妻子做些什么?
我该如何做?
……只希望,这一天永远也不会到来。
在这里,我忍不住要做一些可能听起来并不愉快的警示。就拿我的朋友举例,他外表朴素,作风踏实,工作稳定,看上去无论如何都不像我们在艺术作品中阅读到的那种“攻”或者“受”。但他天生的取向决定了,他只爱男人,只爱男人的身体,他永远也不会去爱女人,身或者心。
所以,如果你遇到了这样的一个男人,请不要被他蛊惑。
他永远也不会爱你。
而没有爱情的忠诚,听上去难道不像个玩笑吗。
没有忠诚的婚姻,听上去还不够危险吗。
如果,你爱上这样一个男人,你忍不住想要改变他,想要成为他的妻子……请静下心来想一想,爱情也好,需求也好,一开始他就无法给你的东西,难道会在你逐渐老去之后凭空诞生吗。
如果,你也有这样一个朋友,你忍不住想要帮助他,想要成为他的避风港……请静下心来想一想,法律也好,舆论也好,你真的能全身而退吗。你又该怎么确保,他不会伤害你呢。
就像我的朋友,我不知道他能从我身上获得什么样的便利。我只知道,他从头到尾都只考虑了自己。他从头到尾,就一丁点都没为我想过。除了一句轻飘飘的,“你不是单身主义吗?”。
这还是,两个拥有十年友谊的人。


大概是到了深夜,人的思维尤其活跃的缘故,我不可避免地想起他。
今年的春节,我们没有给对方拜年,默契地相互避开。
我不知道他心中是否有羞愧和懊悔。
无论如何,也改变不了我对他的坚决和……同情。但,也就仅此而已了。


多年前的某一天,学校里下起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雨。
我带了伞,在屋檐下撑开,并叫他一同躲在伞下。出于青春期某种奇怪的自尊,他拒绝了,自己昂首挺胸地走进雨里,我翻了个白眼跟在后面。我看着他慢慢被淋湿,只觉得幸灾乐祸。


而现在。
我是无法让他到我的伞下来了。


End


2017.3.11


#出于各方面的考虑,本文只接受lof站内的转载,不接受转载自其他平台,敬请理解。

 
评论
热度(1865)
  1. Lilixinac迪泽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レイチェル格瓦拉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聪明机智十八八 | Powered by LOFTER